Breaking News

Monday, March 07, 2005

Charmaine on the cover of Feminine Magazine, March 2005

Sorry, I doesn't have a scanner, so can't post the mag scans here. Anyway, feel free to translate it - coz I'm too tired and I don't like the way this arrogrant (or rather ignorant) reporter conducts the interview.

佘诗曼:要做完美性格派

一出《金枝欲孽》,红了如妃邓萃雯和玉莹小主黎姿,到把演艺扶摇直上的佘诗曼给推下一阶,原本稳坐无线一姐交椅的她,感觉好像还来不及上到顶峰,却已无端端退位。

相信为她叫屈的人不少,但相信大家都看到,那年只会以嗲功lum人的阿佘,确实渐渐在改变自己的演出方式,坚定自己的独特性格,懂得适时转型拓展事业新旅程碑。



《金枝欲孽》余波未了。

所以今期与尔淳小主专访,如果不顺手提一提台庆和“后宫”的斗争及未来的后续发展,一定会被一大堆的《金枝欲孽》迷给揪住打。

话说,如妃邓萃雯,玉莹小主黎姿,安茜张可颐和尔淳小主佘诗曼,走出电视回到现实世界依然都在抢,只不过这次不是抢男人,争的是台庆最大奖 “本年度我最喜爱的女主角”。结果,奖落黎姿之手。

感觉上,黎姿好像大赢家。其实真正赢的还是皇上(无线电视)。如果你有一路追踪《金枝欲孽》及台庆前后的发展,你会觉得众女艺人其实还未脱离戏里的角色。

先说,如妃邓萃雯。呼声最高的如妃,拿了一个 “我最喜爱实力非凡女艺人”,虽然笑容依旧,但无端端失踪一个小时,难免引人猜测,以行动抗议。在加上之前曾经说过:“我觉得在香港没有希望,我要找一个尊重我的地方发展”。十足的如妃角色。

再说玉莹,得奖后,又扮娇弱,又是泪水攻击,直说没有用 “拖” 字诀,以将换无线的经理人合约。想到《金枝欲孽》里的玉莹小主那种抽泣式的说话方式,好像关电视wo!

《金枝欲孽》戏里扮弱者的安茜,一路委屈到底。回到现实,去年台庆夺得 “我最喜爱的女主角”,今年居然吃白果,这样的成绩。。。。。。还不够让人为她叫屈吗?

而尔淳佘诗曼,先是和无线续了四年的长约,还帮公司的信用卡拍免费广告,结果只拿到一个 “我最喜爱的电视角色”。不过习惯了扮乖。所以,她依然是乖乖牌。

虽然,佘诗曼不能拿下大奖,不过。宿敌张可颐连奖都没有,不懂有没有少少安抚阿佘失意的心。不过,如果阿佘继续听公司安排排戏,可能明年的30岁大礼,无线包的大红包就是 “2005年度我最喜爱的女主角” 大奖一个!。。。。。。等啦!



人到30 追求完美

有人说到人到30心怕怕,有人却是有持无恐。阿佘明显是后者。对于半年后即将夸入30大关,她的反应是无关痛痒、全无压力的,因为她觉得只要保持心境年轻,年龄并不重要,她说:”我有一张 Baby Face,一直给人一种长不大的感觉。况且我在新剧《覆雨翻云》都是饰演一个20岁的女孩,所以问题不大”。不过,她也承认心态上,多少有些转变,明年的生日,为了避 “3”,可能会玩失踪。

30的愿望,佘诗曼说,她最希望可以做一个完美的女人。

而这个心愿是否已达成。她轻轻领首。她认为一个完美的女人的定义是,有个人思想,有人生目标,还要有性格。

“每个人心中对于完美有不同的诠译,我也只是尽力去做,不会将自己追的太紧,否则,这样做人太辛苦”。

22岁入行,短短的7年拍了20部电视集,从最初《雪山飞狐》的嗲声嗲气到《澳门街》的男子头,《无名天使3D》的温柔,却较洋派的打女,佘诗曼确实是 “收嗲” 了。其实阿佘现在 “收嗲”,交棒正是时候,因为一个黎姿,一个杨思琦,经已 “嗲” 得电视机前的观众仿如置身冷库,已在短短7年里,磨出了演技,还是 “收嗲” 最好。



一心一意 留守公司

阿佘给人印象 “电视伐”。好像永远跳不出小小的电视框,拍过了电视集,几乎部部叫人印象深刻,尤其是最近的《金枝欲孽》,出门都被人叫尔淳小主,但是,阿佘拍过3部电影,就算是跑娱乐线的,都没有几个人记得。最后还是网上查,才知道其中一部电影名称《跑马地的月光》。

有记者问过她:“有没有想过离开无线?” 或类似 “为何对无线这么忠心?” 的问题,阿佘这样答:“我是一个很专一的人,如果我喜欢莫间公司,那间公司也喜欢我,为什么要离开呢?一个人只要那个心还留在那间公司,就可以在工作上找到不同的冲刺”。

如今,阿佘一口气和无线又续了4年约,足以证明,她是一个口对心的人。《金枝欲孽》余波,不只为佘诗曼带来剪彩、拍广告的机会及不同类型的宣传活动,更有好几部中国大陆的剧集找她演出,酬劳也不错。却被她推拒在外。

她心痛的说:“失去赚钱的机会虽然有点心痛,不过我暂时还是较看重香港市场,我不断的说服自己,钱再找就有了!”

多年一直拍戏,孝顺女佘诗曼只回过两次夏威夷探望母亲,每次只有短短的两周。其实,她兵不贪心,最近5年,她都只抱着同一个希望,希望无线可以放她一个月大假,但是,依然多年未得尝所愿。她用渴望的眼神望向一旁的保姆,只换来无声的微笑一个。



活出自己 独当一面

第一次见到佘诗曼,我突然想到刘嘉玲对着香港媒体批评佘诗曼的话。

“她是不是减肥减过头啦!怎么觉得她越来越丑了”。

当时,会想起这句话,是因为认同。

相隔三个月后,再见到佘诗曼。这次她不再是一味暴瘦。只穿一件背心,牛仔裤的她,只上底妆的阿佘,虽然让我想起 “长平公主”,但是清汤挂面的简单造型,却是让人觉得顺眼。

整体的感觉是瘦的很均匀,但在当下,我还是想起了刘嘉玲。这次脑中听到的不是刘嘉玲对她的贬词,而是看到刘嘉玲的影子出现在阿佘的身上。

其实,这不是新闻。阿佘当初出道就被冠上 “小刘嘉玲” 的雅称,只是当阿佘可以独当一面了,又有谁还会记得她像刘嘉玲呢?

下次,如果你遇到佘诗曼,注意她的右侧面,试看。。。。。。是不是见到刘嘉玲呢?



无心之失

专访进行中,我说,她有点心不在焉。

“双子座的星座性格是很飘,常会有不想动,梦游的特质出现”。她说。她知道这样的性格不好。。。。。。

不,星座没有错,千错万错都是小记的错。下次主任派工时,我一定会查清楚受访着的生辰八字,确定不要遇到梦游星座 - 双子座。但,我明明只听说,最爱梦游的星座是双渔座,难道有一个 “双” 字都归类在爱梦游的框框吗?


No comments:

Designed By Published.. Blogger Templates